• 穿越小说,穿越重生的玄幻小说推荐,影视
    当前位置:

    《农家皇妃小厨娘》安红袖秦终南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及全文精彩章节

    2022-11-28 22:54:04小说名农家皇妃小厨娘作者糖酥不吃糖QY

    小说简介:农家皇妃小厨娘 糖酥不吃糖 著小说分享独家首发内容,安红袖秦终南柔为了爱情,奋不顾身,临死才发现,错付真心,你进屋再睡会儿吧,刚醒身子虚,等饼子好了,爹叫你。安阳朴实敦厚的嗓音惊扰了发呆中的安红袖,她赶忙站起身,然后...

    《农家皇妃小厨娘》安红袖秦终南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及全文精彩章节

    农家皇妃小厨娘第1章 重生,踢翻棺材板!

    十天前,安家姑娘为情跳河,人是救回来了,性子却转了一大圈。

    村里的人都说是鬼门关走了一圈,想开了。

    但只有安红袖这个当事人最清楚,哪里是什么想开了,根本就是里子换了个灵魂。

    当初她这个死而复生的“新人”乍一来到安家,还差点被安家的现状惊傻掉。

    作为前生现代人的她,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人会过的如此清贫。

    ……

    “丫头你进屋再睡会儿吧,刚醒身子虚,等饼子好了,爹叫你。”

    安阳朴实敦厚的嗓音惊扰了发呆中的安红袖,她赶忙站起身,然后冲着她的“便宜爹”一笑。

    “没事儿的爹,我结实着呢。”

    安阳心里一疼,女儿死而复生的事儿,终究在他心里成了一道坎儿。

    “不想睡也行,别累着就行,别的爹都随你。”

    他去门后的草堆后面翻了一下,然后道:“再过阵子就到端午了,你之前不是跟爹念叨着想要红头绳吗,这会去镇子给你买两条。爹对你就一个要求,乖乖的,别再吓爹和娘了好不好?”

    安阳生五大三粗,可他硬是用温柔的快要滴出水的音调把话说得极慢,就怕自己哪句让女儿心里不是滋味,冲动行事。

    许是不太习惯这般和女儿说话,他转身就拿着农具离开屋子,才走到门槛,就听女儿喊他:“爹,我也跟你去。”

    安阳一怔,“你这丫头不是一向不喜欢这些糙活儿吗?”

    “人总是会变的嘛。”

    安红袖浅笑,道:“爹和娘都这么辛苦了,哪有女儿在一边吃白食的道理。以后我也跟着一起做饭,娘一个人操劳太辛苦了,我心疼。”

    “对了爹,咱家菜园子里有生菜吗?和饼子一块卷着吃,味道可香了。”

    “啥是生菜?都生的了,咋能吃啊?”安阳一愣。

    “袖儿想吃,你就带她去菜园子里瞧瞧,几步路的道又累不着你。”

    安氏出来的时候碰巧听到女儿的那番话,很是感动,转头对不识趣的丈夫怼了一句。

    “好好,我去,我去就是了。”

    安阳笑着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丫头自从醒过来以后,脑子里稀奇古怪的念头是越来越多了。

    安家的菜园子就在草屋的右后方,是一块不大的田垄。

    但因为种植的作物都还不错,瞧着倒也有点郁郁葱葱的热闹模样。

    安阳走在前面,安红袖和安小北跟在后头,眼见着快到田埂,就瞧见矮矮的菜丛里边冒出个灰突突的屁股来,本来笔直的菜道被毁的一塌糊涂,地上更是散乱着几颗被拔出来的青菜。

    耳后突然一震。

    “谁偷我家菜!”

    安红袖自小也算是过惯了苦日子,尤其重生前一直都是以厨师的身份活跃,所以对粮食格外的珍惜,这会儿眼睛一红,嘴里大喊一声,就把手里扛着的铁锹甩了出去。

    这一下,正中偷菜贼的屁股。

    “哎呦呦谁啊!”屁股主人暴跳如雷!

    “哪个不长眼的敢砸老子,活腻味了就给老子站出来,老子现在就给他个解脱!”

    安红袖的这一铁锹完全在安阳的预料之外,以至于听到那恶狠狠的威胁,他愣是慢半拍才意识到声音好像特别熟悉。

    却见这时菜丛里那个被砸中的屁股突然就转了个方向,一个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恶狠狠的探出脑袋。

    安阳瞪眼一瞧,嘿,这不自家老二吗!

    “海子你?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安阳不安的快步上前,想扶他起来,可安家老二安海一瞧见是自己大哥,手狠狠就是一甩。

    “你打的我?安阳你胆子肥了啊,连我你都敢打!我可是你亲弟弟,你还有没有人性!”

    正骂的起劲儿,安海突然扫见后面跟着的安红袖,还有安阳七岁大的小儿子安小北,眼睛一瞪。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见了长辈连招呼都不会打吗?大侄女跳了一回河没死成,是把脑子给淹傻了吧?连叫人的礼节都给丢水里了!”

    记忆里,安红袖对这个二叔是厌烦极了,如今再见他这般强词夺理,顿时厌恶更甚。

    无耻败类,怕是说他都好听了。

    “安海你怎么说话呢!”安阳是个温吞脾气,听安海骂安红袖,心里顿时恼了,虎着一张脸,瞪着弟弟。

    “我说错了吗??”安海瞪眼,伸着脖子道:“小辈见到长辈就该说话,她和这个小东西都对我不敬,一点家教都没有!回头等我告诉爹娘,看他们怎么收拾你!”

    安阳比安海足足高出一个头来,因为常年在田里干活,皮肤黝黑,人高马大的很是唬人,就那么随便一杵也跟个小山似的,让人望而生畏。

    可是安海则被娇惯到大,游手好闲惯了,从不把安阳这个哥哥放在眼里。此时,自然也不畏惧他。

    “不就摘你几个破茄子吗,爹娘总说我是你弟弟,你该让着我,可你是怎么做的?用铲子打我!哼,这些菜我不要了,还给你!”

    安海拿着铲子就在菜地里乱戳一通,将先前拔出来的菜全都戳烂了不说,还把剩下的菜毁了大半,余光注意到安阳脸色煞白,顿时得意的又补上几脚,他就是心里认准了安阳是个孝子,有父母这个保障在,他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安阳被气得胸口生疼,可一想到爹娘,又强忍着把想打人的欲望压了下去。

    但这,却让安海更加放肆。

    “安阳你就是个废物!窝囊玩意儿!怎么你还想打我?你要是敢打我,我立马就告诉爹娘去!到时候爹娘被气得断了气,大家就都知道你这个大儿子多不孝了!”安海得意洋洋。

    安阳却是被气得浑身发抖。

    “坏人!你是坏人!爹爹最好了,你才是废物!”

    一直躲在安红袖身后的安小北突然像个小卫士似的冲出来,举着肉呼呼的小拳头朝安海上下挥着。

    “你个羊吧羔子给老子滚一边去!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教训老子?”

    安海被安小北打的是脸色铁青,顿觉没面子,骂骂咧咧,抬脚就是一踹。

    谁想安海这一脚刚好踹到他的心口窝上,愣是把他踹出了两米远。

    这一脚不仅让安阳气得眼睛发红,就连安海自己都有点蒙。

    安红袖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当即跑到弟弟身边,见小脸苍白,却还有血色,又听小家伙只是嚷着疼,这才放下心来。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