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小说,穿越重生的玄幻小说推荐,影视
    当前位置:

    旺门福妻苏沅林明晰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2022-11-29 07:24:31小说名旺门福妻作者五贯钱QY

    小说简介:已完结小说《旺门福妻》由五贯钱创作,本小说的主角苏沅林明晰,文笔极佳,欢迎品鉴:打脸上进就罢了,居然一根裤腰带一抹脖子自挂东南枝了。越听苏沅就越发忿忿,撇了撇嘴嘀咕:小姑娘怎么这么好性子呢?若是我,我她还没嘀咕完,只感...

    旺门福妻苏沅林明晰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旺门福妻第1章 苏沅死了又活了

    苏沅死了。

    死后没走传说中的奈何桥也没喝孟婆汤,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浑身透明的飘在了半空中,底下一堆人眉飞色舞的在说最新的八卦。

    苏沅内心半点不慌,很冷静的听了一会儿八卦。

    可是越听她就越替那跟自己同名的小姑娘感到来气。

    小小年纪不学好,学那恋爱脑一味相信男人算什么事儿?

    这下好了,心心念念的未婚夫娶了自己的妹妹,完之后自己还要被那黑心肠的后娘打着嫁的名头,卖给一个据说命中带煞还克亲的无为男子当童养媳,都惨成这样了,不想着发奋图强打脸上进就罢了,居然一根裤腰带一抹脖子自挂东南枝了。

    越听苏沅就越发忿忿,撇了撇嘴嘀咕:“小姑娘怎么这么好性子呢?若是我,我……”

    她还没嘀咕完,只感觉空中多了一股巨大的吸力,猛地一阵翻转眼前一黑,在无尽的黑暗中失去了意识。

    苏沅不知在黑暗中游荡了多久,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原本轻飘飘的身子好像突然就沉重了起来,脖子上也一阵火辣辣的生疼,耳边仿佛还回响着什么人的哭声。

    苏沅本就不是什么好性子的人,这会儿听了这不绝于耳的聒噪哭声,忍无可忍想睁眼却怎么也掀不开沉重的眼皮,只能用尽全力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破碎的字音:“闭……闭嘴!”

    别嚎了!

    怎么死都不让人死个耳根清净!

    她这一开口,耳边哭声顿时消弥于空气,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那人似乎是惊喜之下还有惊吓,难以置信的颤抖着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说:“苏沅,苏沅你是不是还活着?”

    苏沅狠狠咬牙,一怒之下竟然睁开了眼睛,想也不想地说:“死了死了早就死了!你去那事故现场扒拉点儿残肢碎肉指不定还能拼凑出个全乎人儿!”

    结果话刚说完,她突然就被眼前的人用力抱住了。

    那人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般泣血痛哭:“闺女啊!我苦命的闺女!你咋就能想不开呢!你要是真就这么去了,你不是逼着我这个当爹的去死吗?闺女你糊涂啊!”

    耳边哭喊不断,苏沅这时却什么也听不清了。

    她惊恐的瞪圆了眼睛感受着抱着自己这人一边哭嚎一边颤动的胸膛,脑海里一片空白。

    我不是死得透透的都飘起来了吗?

    这是什么情况!!!

    苏沅的震惊无人领会,那个自称是她爹的人哭得嗓子哑了眼泪干了,终于稍稍冷静了一些,粗糙的黑手重重的抹了一把脸上混浊的眼泪,哑声说:“闺女你别急,你不想嫁给那林家小子,爹慢慢的想法子跟你娘说,但是你可千万别再做傻事儿了。”

    苏沅还没从震惊中清醒,门外突然就有一个胖乎乎的人影裹着风似的冲了进来,站定后一扯嗓子就嗷了起来:“说啥说?!这亲事都说定了,收了林家给的银子这死丫头就是林家的人了,说破天了也不能改!”

    那个妇人似乎是气得急了,一张胖得五官挤作一团的大饼脸紫涨青红,抽风似的指着还躺在床上一脸空白的苏沅嚷了起来。

    “小贱蹄子别不知好赖!那林家小子多好的亲事?那可是读书人!身上是有秀才的功名的!老娘费劲扒拉的给你弄门别人嫉妒都眼红不来的好亲事,你可倒好,居然敢做出上吊自杀这种事儿来上赶着给我找晦气!你不是不想嫁吗?我告诉你休想!今儿我就给你捆了直接送到林家去,你就算是要抹脖子寻死觅活,也给我死到林家的地界上去,别在这儿抹黑了我的地!”

    说着胖妇人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根长长的麻绳,扭头对着门外喊了一声:“大嫂二嫂进来搭把手!给这小贱人赶紧弄走,省得在这屋里断气了平白招惹晦气!”

    苏沅一阵惊怒还没回过味儿来,身上就多了几只肥腻的大手。

    被这胖妇人叫进来的两个女的,一个更比一个不是省油的灯,三两下就将全身无力还魂不附体的苏沅摁翻在床板上,麻溜的用麻绳就将她的手脚给捆了起来。

    苏沅挣扎着想说什么却被一个一脸麻子的女人用一块儿黑漆漆的抹布直接堵住了嘴。

    那抹布不知是哪儿来的,一股呛鼻子的味儿差点没给苏沅直接熏过去!

    那自称是苏沅爹的男人一脸惶然又无所适从,上前阻拦了两把却被胖妇人一把掀翻倒地。

    “苏铁柱你给老娘让开!我今儿非得把这个小贱蹄子弄走不可!”

    叫苏铁柱的男人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怯弱的挡在苏沅前头,哆嗦着说:“王翠花,你咋能干这种事儿?苏沅再不是你亲生的,她也是条人命啊!人命哪儿能让你这么糟践!”

    王翠花听了狰狞冷笑,说:“我咋就是糟践她了?苏铁柱你别跟这白眼狼似的不知道好赖,那是秀才家的正头太太!寻常人哪儿能得这么好的亲事?!你赶紧给我让开,别耽误了时辰!”

    苏铁柱气得浑身发抖,说:“那秀才是好,可那秀才命里带煞克亲这事儿谁不知道?你让苏沅嫁过去,简直就是要她的命啊!”

    苏铁柱还想说什么,可人微言轻,体格子还跟这异常彪悍的王翠花无法抗衡,没两句就被王翠花再度推翻在地。

    被捆了个结实的苏沅也彻底没了反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睁着一双含水的眸子怒视着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这几个女人。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眼神,之前给她塞抹布的那个麻子女人小跑着出去了一趟,眨眼的功夫就端着一碗不知名的药跑了进来。

    苏沅见状心生不妙。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人说:“捏着下巴把这药给这死丫头灌下去!”

    苏沅下意识的想挣扎,可手脚受限又没什么劲儿,跟砧板上的鱼似的,没扑腾两下就被人用蛮力扳开了嘴把一碗黑乎乎的药灌了下去。

    药一入口,眼前一阵晃悠,苏沅就知道坏菜了。

    这居然是迷药!

    看苏沅两眼无神,身子逐渐软塌塌的倒了下去,王翠花得意一笑,说:“这可是花了银子特意买回来上好的迷药,别说一个小丫头,就是一头牛也能被这碗药给药翻了!”

    苏沅忿忿一阵咬牙,思绪陷入黑暗前最后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林家的人在村口等着呢,赶紧着把人给送过去,这苏沅可值二十两银子呢……”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