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小说,穿越重生的玄幻小说推荐,影视
    当前位置:

    2316464-春雷炮-夏禾宜霍行渊免费阅读

    2022-11-29 07:59:19小说名2316464作者春雷炮mp

    小说简介:《2316464》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主角夏禾宜霍行渊的故事,作者春雷炮,小说情节生动有趣,令人阅读轻松,实在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本站向广大读者朋友们推荐。大牌哼,嘴巴臭的老女人,打她是她活该!夏禾宜不愿多说,拿出手...

    2316464-春雷炮-夏禾宜霍行渊免费阅读

    第一章

    “啪!”

    十足的掌力,打得丫鬟扮相的女人往外一倒。

    “卡!”场外的导演都吓了一跳,急忙喊停。

    夏禾宜却好似没听见一般,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冷笑:“我替你妈教教你,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

    所有人都惊呆了!

    地上的女人委屈的哭着跑开。

    “都暂停!”导演面色难看的追了上去。

    一身红裙的夏禾宜却毫不在意,迅速被簇拥上了保姆车。

    助理小樱一脸紧张:“禾宜姐,意欢姐是二线演员,你这样不好吧?本来就传言你耍大牌……”

    “哼,嘴巴臭的老女人,打她是她活该!”

    夏禾宜不愿多说,拿出手机拨号。

    “喂。”

    小樱看着眼前跋扈的女人瞬间像被顺毛的猫一样平静下来,就知道电话那头是谁了。

    “怎么了,又闯祸了?”

    夏禾宜嘴下意识的撅起,一副受委屈的模样。

    “那有闯祸,是程意欢先来招惹我的,。”

    男人的嘴角微微一提,想到了她如今的模样。

    又淡声问:“什么时候回京?”

    夏禾宜语气越发甜腻:“不知道。怎么,你想我了?”

    电话那端的男人顺着她的意,轻轻嗯了一声。

    夏禾宜立刻就被哄好了,和他胡乱聊了几句,才挂断电话。

    霍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霍行渊刚挂断电话,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霍总,好福气啊。”

    霍行渊掀了掀眼皮,没有搭理。

    封淮看着霍行渊淡然的模样,心气不顺。

    想到什么,神秘兮兮的道:“霍行渊,顾禾宁的事你听不听?”

    看着霍行渊迅速望过来的视线,封淮似出了口恶气般说道:“她回国了!”

    霍行渊浅淡的瞳孔一缩。

    “你那小明星,长得和禾宁那么像,她这次回来,你要怎么交代……”

    “嘭”一声。

    文件砸在桌上。

    霍行渊蹙眉打断:“封淮,滚出去。”

    封淮哑然,起身往外走。

    “霍行渊,无论过去多久,顾禾宁永远是你的死穴。”

    霍行渊听着闭合的门声,打开手机私密相册

    照片中的少女明媚的笑一如当初

    霍行渊握着钢笔的手不断紧缩,猛地闭上眼睛。

    良久才从嘴里吐出两个字,“阿禾”。

    夏禾宜一个礼拜后才回京。

    路上小樱紧张的给她发了一条热搜。

    “霍氏总裁机场接机,疑有新欢!”

    标题刺目,底下的评论更是不堪入目。

    “金主另觅佳人,夏禾宜这下凉了,资本弃妇?期待后续!”

    “夏禾宜活该,早点糊吧!”

    夏禾宜只嗤笑一声,没当回事。

    她和霍行渊的事,用不着一群无知网友指指点点。

    但不知为何,那张模糊的照片让她的心重重一跳。

    云顶别墅。

    一进门,夏禾宜看到沙发上的霍行渊,就扑了上去。

    “哟,霍总今天怎么按时回家了呀?”

    霍行渊下意识的往后避了避。

    夏禾宜一愣。

    霍行渊偏了偏头,语气平常道:“你不是今天要回来吗?我要是不在,大小姐不知道要发几天脾气。”

    明明和往常一样的语气,夏禾宜还是敏感的察觉到男人情绪很奇怪。

    他在回避她。

    夏禾宜装作没事般,将下颌置于男人肩膀上。

    撒娇般试探:“营销号真的太烦了。”

    霍行渊扶了扶身上的人,开口应道:“嗯?”

    夏禾宜拿出手机给他看消息。

    霍行渊顺手接过,指尖轻轻滑动。

    指尖停顿两秒,模糊不清的图片让霍行渊气场瞬间变得冷冽。

    不等夏禾宜开口,他沉声道:“我找人处理。”

    随即拨通了电话,“让公关部把所有夏禾宜相关热搜撤下来。”

    那边回应的很迅速,夏禾宜看着低眉严肃的霍行渊

    那张照片带来的不安渐渐放大

    脱口而出道:“霍行渊,我们什么关系?”

    沙发上的男人明显一愣,随即动作自然的捏了捏夏禾宜的脸。

    带着浅淡笑意,语气自然道:“我们?不就是网上说的那种关系吗?”

    第二章

    夏禾宜闻言脸色瞬间变得唰白。

    她扯着笑,犹疑道:“霍行渊,你认真的?”

    霍行渊眼眸深邃,看着夏禾宜,没有立刻接话。

    夏禾宜的心极速下坠,霍行渊却另起了话头。

    “这部戏拍得怎么样了?”

    强按下内心的不安,夏禾宜顺意笑道:“挺好的。就是亲手处理了些妖魔鬼怪,手怪疼的。”

    霍行渊捏了捏夏禾宜扬起的手,开口道:“之前不是说想吃福临阁的川菜吗?现在去?”

    夏禾宜轻嗯了一声。

    福临阁的菜难定,她想吃很久了,可这一刻却没有那么期待了。

    才走进福临阁,狭长的安静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一句清晰的“阿禾,这边”。

    夏禾宜还没回头,霍行渊就迅速望了过去。

    顺着男人的目光,只看见一道匆匆的背影。

    夏禾宜看着空荡的走廊,撇撇嘴,原来不是叫她啊。

    突然一道欠揍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咦,霍总。这就不厚道了,推了我们的局,原来是陪美人去了啊。”

    夏禾宜看着来人,眉心一皱。

    华颂娱乐的少老板封淮,浪荡子一个。

    “要不带上这位大美人一起?”

    夏禾宜听着他轻佻的语气眉头微皱,手却拉上霍行渊的衣角,内心隐隐期待他的回答。

    霍行渊却转头轻声道:“今天你自己吃,要吃什么报我的帐。我去他们那边看看。”

    夏禾宜拽着霍行渊衣角的手一松,心里一片涩然。

    那一刻,夏禾宜懂了。

    霍行渊不想她融入他的朋友圈。

    夏禾宜强忍委屈,轻扯嘴角,小声道:“霍行渊说话不算数。”

    不等霍行渊回话,她转身就走。

    身后人不会追上来。

    明明知道,夏禾宜还是忍不住期待。

    而期待的结果只有失望。

    经纪人乔姐接到夏禾宜时,她看夏禾宜表情就隐隐猜出了情节。

    又想起夏禾宜那堆烂摊子,乔姐直叹气。

    “夏禾宜,程意欢怎么回事?”

    “就那样,她嘴臭,我动手。你别操心了,霍行渊会摆平的。”夏禾宜情绪不佳的回道。

    乔姐闻言不放心的劝道:“夏禾宜,你收收心。跟着霍行渊最后受伤的一定是你。”

    夏禾宜却置若罔闻。

    乔姐无奈道:“行,不说这个。明天的有个画展,去摆拍几张。”

    夏禾宜皱眉道:“我又看不懂,去干什么?”

    乔姐恨恨的咬牙:“还能是因为什么?你的学历又被扒了。”

    夏禾宜撇撇嘴:“扒了就扒了,看个画展我还能变高学历?”

    她自幼在孤儿院长大,她们孤儿院又小,勉强吃饱饭都艰难,哪有钱去读书。

    夏禾宜视线被宣传册吸引。

    画册上的女人端庄优雅,落落大方,不知为何看起来有几分眼熟。

    夏禾宜指着册子,自嘲般说道:“这画家倒是像高配版的我。高学历高颜值高能力。”

    乔姐一愣,认真的看了看宣传册。

    “是有点像,名字也是。人可是新锐画家,在国外斩获了很多奖项。你明天好好去熏陶一下。”

    夏禾宜兴致缺缺的应了下来。

    霍行渊一晚上都没回云顶别墅,夏禾宜出门的时气压很低。

    上午看画展的人不多。

    夏禾宜只戴了口罩,随意的穿梭在长廊里。

    突然脚步一顿,一副巨大的画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油画里的少年看不见脸,但只背影就带着恣意的美,像霍行渊。

    夏禾宜驻足良久,想要凑近去看画名时,一道清灵的女生响起。

    “有什么需要介绍的吗?”

    夏禾宜抬手指了指这幅画,“多少钱,我想买。”

    顾禾宁轻轻地笑道:“不好意思,这位女士。这是非卖品。”

    夏禾宜的眉毛一挑。

    就听她温和的说道:“这是我很久以前的作品,画的是我的爱人。”

    夏禾宜心下微微一滞。

    爱人?

    就在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阿禾”。

    夏禾宜猝然回头,果然是霍行渊。

    可她还没说话,身边的女人开了口:“行渊,你竟然真的来了。”

    第三章

    夏禾宜一愣。

    立刻反应过来,霍行渊叫的是她身边的女人,因为他从不这样叫她。

    夏禾宜的手瞬间攥紧。

    眼见霍行渊移开目光,竟是要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

    夏禾宜下意识就快步走上去挽住霍行渊的手。

    她取下口罩,看着顾禾宁。

    故作镇定的自我介绍:“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夏禾宜。霍行渊的女朋友。”

    那个“禾”字咬得极重。

    可没等顾禾宁反应,霍行渊竟直接抽出手。

    手心一空,夏禾宜彻底僵在原地。

    顾禾宁面露讶异,快速的握住夏禾宜伸出的手,回应道:“夏小姐好,我叫顾禾宁。”

    接着又像是无事发生般温柔说道:“行渊……霍先生和夏小姐随便逛,我就不打扰了。”

    顾禾宁快速消失在长廊转角。

    霍行渊面色难看,冷声质问夏禾宜:“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夏禾宜心底一凉,犟声道:“那你怎么也在这里?”

    霍行渊眼中掠过怒气:“夏禾宜,摆正你的位置。不要接近不该接近的人。”

    夏禾宜一僵,声线隐隐发抖,语气嘲讽:“多谢霍总指教,我知道了。”

    她说完就转身疾步离开画展。

    经纪人乔姐看着憋着眼泪出来的的夏禾宜诧异不已。

    出声询问:“不就是看个画展吗?怎么这样了?”

    夏禾宜却没有接话。

    接下来的数天,霍行渊都没有回云顶别墅。

    乔姐接下的户外直播综艺开录。

    程意欢也是嘉宾之一。

    节目进行到‘泥塘大战’,夏禾宜和程意欢正好是对手。

    两人站在泥坎上。

    随着游戏开始,两人扭在一块。

    程意欢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可实际却凑到夏禾宜的耳旁,肆意辱骂。

    “夏禾宜,听说正主回来了呀?你金主还没把你赶出去?”

    “我要是你,早就卷铺盖走人了。”

    “我早说了,你一个没爹妈的野种,还想和人家大小姐比?”

    听到这里,夏禾宜像被踩着尾巴的猫一般,突然用力一推。

    “啊——!”

    程意欢猛的摔下泥坑。

    夏禾宜却眼神冷漠,没有扶她。

    直播间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网友们纷纷刷着弹幕。

    “我去,什么仇什么怨,夏禾宜下手太狠了吧!程意欢都吓哭了。”

    “夏禾宜大毒瘤,滚出娱乐圈!”

    没等乔姐那边处理,又有人将夏禾宜之前扇程意欢巴掌的事捅了出来。

    一时间,夏禾宜名声烂透,人人喊打。

    夏禾宜多个代言和剧组纷纷提出解约,乔姐为此焦头烂额。

    而新接的剧更是直接要求十倍赔偿。

    夏禾宜听着乔姐不断对着电话低声下气的道歉,低头看着刚收到的短信。

    “夏小姐,若是今天晚上来我们的局,这剧的违约金就免了。”

    不再犹豫的回了一个“好”字。

    晚上,天迎酒店

    包厢门口,夏禾宜长吸一口气,推门进去了。

    包厢里竟全是男人,夏禾宜有些迟疑。

    导演看见她立刻扬声道:“来来来,欢迎夏大美人!”

    接着就拉着她坐下,不有分说先倒了几杯酒。

    一群油腻的男人齐齐看了过来。

    夏禾宜浑身不自在,却为了违约金忍了。

    但没喝几杯,就有人摸上夏禾宜的腰。

    夏禾宜像触电般站起避开。

    那老板看着夏禾宜的动作,嗤笑道:“都进了这张门,还装什么纯情,要不要我给你立牌坊啊?”

    周围的人哄笑。

    夏禾宜冷着脸,转身就想走。

    一个男人直接伸手拦她:“夏小姐,就这么走了不好吧?”

    夏禾宜彻底慌了。

    她推开人想要出去,才拉开门就被扯住头发往回拉!

    “想走?等我们玩够了,你再慢慢走!”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