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小说,穿越重生的玄幻小说推荐,影视
    当前位置:

    九零学霸小甜妻(林芷筠卫冕小说)完整版

    2022-11-29 08:47:43小说名九零学霸小甜妻作者青凝萌QY

    小说简介:九零学霸小甜妻这本书的文笔不错,内容幽默有趣。 林芷筠卫冕是近期很火的爽文主角, 九零学霸小甜妻这本书我看了不下五遍,作者青凝萌文笔很好,丝丝入扣,跑。她的身后似乎有人在追赶着,零星还能听到几声狗叫声。终于,她看...

    九零学霸小甜妻(林芷筠卫冕小说)完整版

    九零学霸小甜妻第1章 恶心的真相

    红楼精神病院周围,山影重重,树木萧萧,夜风穿梭,发出断续的低鸣。

    深夜,四处都是黑漆漆地,细雨又飘飞了起来。

    林芷筠披头散发在林中跑着,惨白的脸庞上,血与泪混淆得一塌糊涂。像在阴森的噩梦里一样,四面都是寒风,她的眼光定定的,刻板而空洞,赤着的脚被石子磨得皮肉翻滚,光洁的皮肤被树枝刮得鲜血淋漓,她仿佛不知痛一样拼命地往前跑。

    她的身后似乎有人在追赶着,零星还能听到几声狗叫声。

    终于,她看到了路灯,看到了宽阔的马路,看到了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枯木似的眼底迸发出了一股生机,她要冲上去!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头皮上传来剧痛,整个人也被揪着头发往后猛拖!

    林芷筠浑身颤抖,手冷如冰,气喘吁吁地挣扎着嚷:“救命!……”

    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过话,她的嗓音古怪而沙哑。

    汽车从她的眼前奔驰而过,身边的狗叫声越来越多,她的希望随着离开的车尾而破碎。

    “大半夜的还在下雨,这贱人真会给咱们找麻烦!”抓着林芷筠的男人,狠狠地在她的头上揍了一圈出气。

    林芷筠被打得脑子嗡嗡作响,耳朵一时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先回去!回去好好收拾收拾她!”牵着猎狗的人打着电灯在林芷筠的脸上照了照,确认身份。

    “那辆车好像停了下来,有人过来了怎么办?”牵狗的人烦躁道。

    不远处,刚刚开过去的车子,似乎是听到这边的动静又开了回来。

    “咱们精神病院逃出的疯子,我们抓疯子回去,又不犯法,怕什么!”

    “你别忘了,外面有人在找这个疯女人!身份还很高,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先把手电筒灭了!”

    “捂住这疯子的嘴!把狗放了!”

    汽车停在林芷筠不远处的路灯下,车门打开了。

    首先下来的是两位金发碧眼穿着黑色西装的壮汉,接着下车的是撑伞的司机,最后被人迎着下车的是穿着黑色大衣,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

    林芷筠被捂住了嘴,困住了双手和双脚,她艰难地歪着头看着那个方向。

    忽然,她认出了什么,她睁大眼睛,泪珠从眼角不断向下滑落,她望着他,透过那层泪雾,直直地望着他。

    卫冕!

    林芷筠的眼睛亮了,她的手激动地抓住身后的野草,纤长的手指深深地陷进泥土里去。

    司机下车给卫冕撑伞,两个保镖在四周简单打量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

    “除了几声狗叫,并没发现有人。”

    卫冕咳嗽一声,戴着白色手套的手轻轻按了按鼻尖,寂静与晦暗的目光在周围黑漆漆的林中扫了一圈,说道:“走吧!”

    汽车再次离开,昏黄的路灯下,细雨依旧如丝下个不停。

    林芷筠被带回了精神病院,带到了林医生跟前。

    “想逃?不装了?”林雁晚穿着代表着圣洁的白大褂,高高在上的态度中含着几分嘲讽的蔑视。

    林芷筠知道逃跑只有一次机会,这次失败,就代表她不会再有机会逃出去。

    “林雁晚!你相信有报应吗?”林芷筠脸色惨白得跟透明的一样。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曾经做过什么?

    谁成绩差到被学校退学?

    谁不学好早恋谈恋爱?

    谁把自己亲妈都给气死了?

    谁把自己外公外婆都给气死了?

    如果真有报应,为什么现在生不如死的人是你呢?”林雁晚笑容温柔的说道。

    “都是你们害的我!是你们害得我家破人亡!”林芷筠歇斯底里地哭喊。

    “是我们害的又怎么样?爸信吗?别人信吗?”林雁晚笑容得意的问道。

    林芷筠内心痛苦至极。

    林雁晚却觉得还不够,“你知道这家红楼精神病院是谁的吗?

    是你亲舅舅的,他命短,又断子绝孙,所以他把这精神病院留给了我,还给了我一大笔遗产。

    因为他把我当做了你呢!

    这几年在你身上做临床试验的新药已经成功了,我还要多谢你呢!

    你帮我赚了一笔又一笔的钱哦!

    还有一件事,你们村的水坝决堤了,你妈和你外公外婆的坟被冲走了,也不知道被冲到哪儿去了呢!

    真有那么一点可怜呢!

    不过那水坝,我已经资助了二十万元重修呢!

    有失才有得嘛!”

    林雁晚话里有话,听得林芷筠咬牙切齿,目眦欲裂。

    林芷筠的脾气本就又刚又烈,否则也不会和生父一家闹得不死不休,这几年装疯卖傻为的就是报仇,眼下逃跑复仇无望,又听亲人死后还不得安宁,绝望之下就算想死也要拖一个垫背的!

    在林雁晚的惨叫声中,门外的保安冲了进来,拿着电棍疯了一样的朝着林芷筠打去。

    林芷筠仿佛不知疼一般,满是戾气的猩红双眼,被打得头破血流也要死死咬住林雁晚的脖子不撒嘴。

    当林芷筠从混沌中醒来时,诧异地挑眉,明明她应该已经被活活打死了,怎么现在身上头上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摸了摸完好无损的头,林芷筠狐疑的目光落在四周。

    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尤其是客厅角落里崭新的钢琴,让她的眼睛不由得一眯。

    林芷筠咬了咬舌尖,剧痛没让她难受,反而让她笑了出来。

    这是当初她刚进城时的林家,而那架钢琴就是林鸿远补偿林雁晚而买的钢琴。

    为什么说是补偿呢?

    因为才进城的她,把乡下的跳蚤带进了家门,跳蚤身上又有无数细菌,所以一向身虚体弱的林雁晚被细菌感染生病了。

    林芷筠紧紧揪住胸口的衣服,感觉自己要不能呼吸了,身上所有细胞都兴奋地战栗起来,叫嚣着。

    正在林芷筠激动得不能自已的时候,大门开了,许宜芳提着水果回来了。

    “芷筠,你东西都拿出来了吗?”许宜芳一进屋便问道。

    林芷筠目光闪了闪,看着年轻许多的许宜芳没有说话。

    “不是阿姨嫌弃你,实在是你姐姐身体虚弱,等过几天你姐姐身体好些了,我再带你们俩一块出去买衣服去。”许宜芳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还是不答应,便好言劝道。

    林芷筠眸中一深,明白眼下是个什么情况了,再一听门外似乎是有脚步声接近,想到前世林鸿远也是这个时候回家,恰巧又听到了她的话……

    于是林芷筠心中有了算计,说道:“如果我把东西都扔掉了,就能让姐身体好起来,扔掉就扔掉吧!”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